官網

互聯網陷入集體焦慮,大廠史上最大規模校招搶人

希希知道,自己以后恐怕再也沒有長達兩個月的假期了。但這個暑假,她還是不能休息。作為一個普普通通的二本學生,為了讓自己有更大的幾率進入,她給自己找了一份實習。

即便這樣,也還是有點兒晚了。

7月8日,開啟了提前批。自此后,幾乎所有大廠都開始了2022屆應屆生校園招聘。阿里巴巴此次校招針對應屆高校畢業生開放113種崗位,其中45種崗位首次招聘應屆生,這被認為是阿里史上最大規模的校招。美團也將校招作為今年的重點。京東則表示,2022年崗位需求較去年需求增加30%。

公開數據顯示,2022年將有1000萬應屆畢業生進入就業市場。不久前,華為百萬年薪校招“天才少年”的消息,再一次登頂熱搜榜。

幾乎所有的大廠都打出了“今年是史上最大校招”的口號,這是大廠對人才吸引力的一次全方位體檢,也是畢業生們參加的第一次職場大考。

但是大廠想要招募更多的年輕人,還是年輕人想要進大廠,早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了。

抓住那個天才,投簡歷當晚HR約面試

該如何形容一家企業的影響力?作為一名知名工科院校的應屆畢業生,陳宇感慨到,華為來學校做招聘,我們都是副校長來接待的。“學校會給出他們最大的廳,現場會抽手機,而且座無虛席。”

華為在全球設有26個研究所,700多名在職數學家,物理學家800多人,化學家120多人,這些人是華為未來增長的希望。

“華為比較重視理工科實力較強的高校,比如華中科技大學、復旦大學等等。它和許多211、985高校都簽訂了人才合作計劃。”張宇補充道。

企業之間的競爭本質上就是人才的競爭,任何一家企業都希望為自己打造最龐大的人才隊伍。

當移動互聯網已經滲透到近12億用戶中,增長已經可見。風投們正在到處尋找下一個超級風口:新消費和科技被寄予厚望。互聯網公司的做法是:對外投資新消費企業,對內注重科技研發。

科技研發則需要長時間的投入。Tech星球獲悉,美團于今年推出了面向全球的精尖校園科技人才招聘項目——北斗計劃。據一位美團內部人士透露,該計劃目前預計招募60人,要經過5輪面試篩選,整個面試周期持續到11月份才結束,而面試官則直接是L8級別的業務大佬。在美團,其職級從L4到L9,分為6個級別,L8則對應阿里巴巴的P7。

阿里巴巴和螞蟻集團也正在不遺余力地儲備科技人才。

據了解,螞蟻面向2022屆畢業生的計劃招聘人數是上一年的2.5倍。同時,螞蟻正在布局培養科技創新的儲備技術人才,如螞蟻鏈、隱私計算等團隊,均大幅擴大了招聘規模。

阿里巴巴也啟動了史上最大規模招聘,它一次性放出了113個崗位。其中,包括了首次公布的45個尖端技術崗,如技術標準化工程師、模擬設計工程師、視頻編解碼工程師、量子計算科學家等崗位。

Tech星球從京東集團方面了解到,2022年京東應屆生崗位需求較去年需求增加30%。京東管培生計劃每年招聘100-150人,同時,京東還有博士管培生項目,目的是為了讓更多高端技術人才實現技術落地。

一位去年參與京東校招提前批的本科生透露,京東給出的待遇是月薪3萬,每年發放16個月,“今年應該還會漲”。

管培生文化已經不再是京東獨有的特色。2020年8月13日,百度宣布啟動2021年校招,計劃招聘崗位規模擴大40%,并首次招募戰略管培生,李彥宏等高管直帶。

員工人數已經達到10萬的字節跳動,于7月8日就開啟了提前批校招,是最早開啟校招的企業。僅僅提前批招聘,字節就放出4000+offer。這幾乎和騰訊去年校招的總數持平。

字節的HR異常勤奮,一位2022級的應屆畢業生7月16日投遞了簡歷,當天晚上HR就打電話約好了面試時間。

互聯網大廠因為較高的薪資待遇,成為了很多年輕人向往的求職勝地,但想要進入大廠,需要幾分硬實力。

“沒有實習,難進大廠”

2022屆畢業生的規模將超過1000萬,這么一看互聯網大廠提供的崗位則顯得有些杯水車薪了。

一位剛剛加入美團的應屆畢業生表示,校招就是一大堆人一起競爭,但是太卷了。有的2022屆畢業的都已經有兩份實習了。現在沒有實習的話,研發還好,有技術能力,產品和運營崗位就太難上岸了。

一些畢業生為了加入大廠,甚至提前2年就開始實習了。一位加入科大訊飛的應屆畢業生向Tech星球表示,“沒有加入大廠,是因為不喜歡嗎?是因為進不去呀”。

多位2021級應屆畢業生表示,除去字節跳動外,幾乎所有的互聯網公司都有學歷要求。“他們一般先從學歷篩選,然后再看是否有實習經歷。”

職場社交平臺脈脈發布的《人才吸引力報告2020》報告顯示,在工作幸福感方面,互聯網人幸福度墊底。一位逃離大廠的職場人表示:我想當個真實的人類,好好地說人話,真誠地表達感受,認真地做事情。

為了提升員工幸福感,互聯網大廠們正在努力補救。快手和字節跳動于近期先后取消“大小周”,而京東則宣布將用2年的時間,將員工的薪資由14個月逐步提升到16個月。騰訊7月14日宣布,向不少于3300位獎勵人士授予合共240.3萬股獎勵股份,價值約11億元,平均每人可獲得34萬。

大廠希望用各種友好的方式告訴年輕人,互聯網公司不是人間煉獄,而是有溫情的組織。一位應屆畢業生告訴Tech星球,某大廠的一個核心事業部今年實習生轉正給開了綠色通道,不用答辯直接轉正給offer。

即便因為內卷、996、PUA等問題,大廠在畢業生眼中的吸引力看似所有降低,但互聯網依舊是人才流入最多的賽道。

“對于年輕人來說,去互聯網就是干呀,難道年輕不干,等老了嗎?”一位應屆畢業生反問到,“大廠給得待遇普遍都不錯,基本是傳統企業的1.5倍。”

一位獵頭告訴Tech星球,對于企業來說,中層領導的職責權限、能獲取的資源很多時候都是由自己下屬人數決定的,下屬越多,職責權限越大,能爭取的資源也會越多。招到新的小伙伴,部門的小伙伴的工作壓力也會減少,一舉多得。

校招生相比大廠的老白兔優勢更明顯,“有一些校招生很聰明,培養培養就是部門骨干,比部門的老油條好用。有的校招生特別能奮斗,干活多,但是價錢不高。活好事少誰不愛呢?”

互聯網大廠陷入集體焦慮

互聯網企業正變得越來越龐大,無論從業務范圍、經營利潤,還是員工規模來看都是如此。華為、阿里巴巴、字節、京東等公司的員工都已經突破10萬人,而美團則要在今年招滿10萬人。

互聯網員工人數急劇膨脹的另一面是,年輕人急劇下降。統計數據顯示,90后的總人口比80后減少了44.2%,00后的總人口又比90后減少了33.7% 。這意味著倘若80后的人口總數是100人,則90后是56人,00后是37人。

人口的急劇減少意味著優秀人才的減少,大廠必須要提前布局。他們希望永遠占據年輕人的心智,因為只有年輕人才能更懂年輕人。

企業的年齡在增長,但企業卻希望員工永遠年輕。脈脈于去年3月發布的《互聯網人才流動報告2020》顯示,互聯網公司的平均年齡沒有超過33歲的,拼多多和字節跳動員工的平均年齡剛剛27歲。

2020年,騰訊啟動史上最大規模校招,招聘規模達5000人以上,總校招聘量比去年提升42%,而硬幣的另一面是,騰訊開始認真勸退高齡員工,即80-85年出生尚未成為高管的員工。

對企業來說擴大校招是降低成本的有效手段。

互聯網公司急于降低成本的背后,是要強化創新。阿里美團字節這樣的公司,幾乎在所有領域彼此開戰。2021年,互聯網公司的創新幾乎都在圍繞三件事:造車、賣菜和開店。他們希望在有限的創新里創造更大的價值。

如今,阿里巴巴和騰訊兩家公司已經成立20多年。為了保持行業領先地位,阿里巴巴采取的措施是收購公司整合進阿里體系,而騰訊從某種程度上,則被認為也是一家投資公司。

沒有一套作戰方式可以永遠勝利,在巨頭的競爭壓力之下,依然有京東、拼多多崛起,“原神”游戲爆發。

在新的風口到來之前,通過調整人才結構是企業應對變化的策略之一。但擁有更多的人不代表擁有更強的戰斗力,企業之間競爭的核心是人才的管理能力。

互聯網公司大規模校招背后,或許更應該思考的是,如何提升員工的幸福感,讓他們去創造真正的價值,而不是讓“19年寒窗苦讀,清華畢業,萬中挑一進了大廠,加入了最精英的微信團隊,最后做了一個炸屎功能”的事情反復上演。

注:應受訪者要求,文中希希、陳宇均為化名。

“評測”還有錢景嗎?直播間賣斷貨營收超億元,門店一直有人買買,鴻星爾克野性崛起背后

草莓视频色版app免费_草莓视频app ed_草莓视频app黄版下载